儋州白马井南司码头空了?鱼贩集体歇业

  • 时间:
  • 浏览:1

2019-01-22 07:22国际旅游岛商报评论(人参与)

  商报全媒体讯(椰网/海拔手机端记者 林万丽)“2万多斤鱼坏掉(变质),那天200多万元都这样(渔船损失),还有,十几艘渔船载几十万斤鱼跑到别的港口卖。”鱼贩吴女士告诉商报记者,从1月12日起,和她一样在儋州白马井镇的海南省现代渔业集团有限公司渔港(以下简称南司码头)做买卖的鱼贩集体歇业,当天上岸近10万斤的鱼中,2万多斤变质无法食用,剩余的2-3万斤被运回渔船。关于歇业的因为,吴女士将其归因于码头管理人员的不合理收费。

卸货到完成交易要经历5次收费?

  “已经 只收两次钱,现在一过南司大门就要收5次!”吴女士告诉记者,1月9日刚开始,南司码头实行新的收费规定,已经 仅收渔船靠泊装卸费和装车费,前者为200-200元不等,后者多为200元。自从南司码头调整收费项目及价目后,收费种类增加三项,数额也存在了变化,在她看来,都“加钱”了,“现在要收几百元(渔船靠泊装卸费),已经 装车费是200元,现在收200元、200元。”

  据吴女士介绍,新增加的好哪几个 收费项目,大门费、闸口通行费及场地收费,后两者是她们最必须忍受的。场地收费指的是摆放鱼货摊点的费用,一名鱼贩告诉记者,“完后 场地费已经 鱼货的冷冻费,把鱼装进冷冻仓里储存,收有些钱没错,那是按天数算的,但无缘无故必须 收摊位费的说法。”至于闸口通行费,鱼贩们称之为“过路费”,是南司码头管理人员在靠近鱼货交易处设立一方道闸,凡要运送鱼货出闸口需先支付相应费用,每一盘(40斤一盘)鱼0.5元,已经 将无法通行,过大门还收一次。关于过码头大门收费标准,吴女士并未说清。不过,有鱼贩说,大门费多年来无缘无故也有,一般来说也必须 哪几个钱。

  记者在南司码头看后,鱼贩说的“闸口”我我着实存在。该“闸口”由道闸和铁管组成,道闸立在路面后面 ,铁管被焊死在道闸两旁,行人可不前要跨过铁管来往,但车辆必须在闸臂抬升时通行,除此别无他法。

  记者看后,一名在码头送鱼的渔工,载着20多盘鱼经过闸口时被工作人员索要10元,不给钱不不通行,一番讨价还价后,那名渔工最后还是给了10元钱。

  据了解,海南省现代渔业集团有限公司渔港由海南省国资委辖管。根据记者从该公司获取的材料《关于市场封闭管理的公告》(以下简称《公告》)、儋州市物价局批复的《关于白马井渔港车辆停放服务费的批复》显示,渔船与小艇靠泊码头装卸场地收费(原渔船靠泊装卸费)、场地收费、鱼货交易综合服务费(原装车费)、车辆停放服务费等四项。此外,记者了解到,以上四项收费除外,前要再收取闸口通行费,一共5项。这与吴女士所说的5次收费中,存在一项不同,吴女士说的是“大门费”,材料里显示的是停车服务费。

  记者以材料所提供的价目计算了一下,目前收取的渔船与小艇靠泊码头装卸场地收费,除去玻璃钢渔船和小艇等小吨位渔船每艘分别需缴20元、15元外,200吨位以上至200吨位的渔船,收费在200-200元不等,与已经 200元为底线的数额相差70元。

  场地收费以一个多标准计算,市场交易摊点40元/天,露天摊点200元/天。至于鱼货交易综合服务费、闸门通行费等收费标准为0.5元/盘,冷冻的鱼货为0.3元/盘(仅针对鱼货交易综合服务费)。

  《公告》明确,实施时间为1月9日。吴女士与有些鱼贩是1月11日刚开始与海南省现代渔业集团有限公司起争执,1月12日起“歇业”。这才因为当天上岸的近10万斤鱼中,2万多斤变质,有些的因仍无人认购都运回了渔船。

  “那天有些人拦有些人的鱼,有些人就堵在有些人码头大门。”吴女士告诉记者,1月12日,歇业当天场面较为混乱,为了维持秩序,白马井边防派出所人员也赶赴到现场。

  “整个国家最大的浙江码头必须 已经 收费,三亚崖城(码头)也必须 已经 收费。每个港口也有收两次,上岸收一次,装车收一次,它收5次。”吴女士说,已经 码头收费高加大了成本,她们必须压低渔船老板的价格,但人家不你要 ,就跑到三亚崖城和别的港口卖鱼。

  关于吴女士说的一个多码头的收费项数及标准,记者目前无法证实。

  收费《公告》未经有关部门审核?

  海南省现代渔业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的收费的确比已经 要高,甚至有几倍之多。“对于她们来说不合理,但我想知道不合理在哪方面?依法依规,是儋州市物价局报省局批的文。”

  记者注意到,李先生给记者看的《儋州市物价局转发海南省物价局关于规范渔港经营服务收费项目及标准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文件内标明的收费项目为码头场地使用费、渔货交易综合服务费两项,下分10个小项。如图所示:

  李先生告诉记者,码头场地使用费即渔船与小艇靠泊码头装卸场地收费,其中的加工渔货一项即为场地收费,渔货交易综合服务费则是《公告》的鱼货交易综合服务费。但无论是《公告》还是《通知》,都必须 明确标明“闸口通行收费”一项。

  不仅必须 ,该文件是2013年6月21日架构设计 的,备注内的文字,有些已经 模糊不清,必须 缘何2013年的文件到2019年才执行?

  李先生告诉记者,完后 的收费标准不符合财务规定,存在收费漏洞,是实物管理冒出问提,已经 持续到新规定公告前,“已经 都没个票据。”“已经 2013年的文件也要执行啊。”

  关于有些歇业的鱼贩们“执意”不愿交的闸口通行费、场地收费。李先生表示,《公告》里清楚道明,该码头要实施封闭式管理,在码头内设立一处闸口,目的是为更好地完善和规范改公司交易中心管理工作,提升市场管理服务工作水平,切实维护各方权益。

  至于场地收费,是已经 鱼贩常将鱼货摆卖于码头岸道,有碍交易、交通,规范场地使用是为了处理有些问提的。

  此外,记者还注意到,《公告》落款处仅有该公司名称,必须 儋州市物价局、海南省物价局的章印及落款。当记者追问《公告》内容否有经过省、市物价两局审核时,李先生告诉记者,经营的东西不不要报,实物经营不已经 报给政府或有些东西。”但说完这句话,他表示会将《公告》内容上报两局。

  儋州滨海新区:等儋州市里批文

  1月12日,双方争执完后 ,鱼贩们都转到白马井中心渔港进行鱼货交易。吴女士称,已经 南司码头仍然坚持不合理收费,那她将取舍留在白马井中心渔港继续做买卖,已经 那里的配套不完善,有些不方便。

  白马井中心渔港管辖权归属于儋州市滨海新区,对于鱼贩搬迁交易的问提,李先生表示,该渔港不具备鱼货交易经营许可证。此外,1月15日,南司码头与白马井镇政府、儋州滨海新区进行了相关事项沟通。

  针对此状况,记者采访了儋州滨海新区办公室主任王贤良。他告诉记者,当天三方协商无果,南司码头也正在想方法引回鱼贩。白马井中心渔港目前已经 一个多应急地点,暂时处理鱼贩前要。已经 ,鱼贩诉求太高,该区将向儋州市反应,获得允许的状况下,将建一个多临时交易市场。